掉粉10万,粉丝声讨!Vtuber女皇爱酱的人设危机与行业失格


本文首发自公众号 情报姬

未经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

审核丨Louis 文丨武丹猫

排版丨雪域 封面丨烧饼


自2016年诞生以来,虚拟主播(Vtuber、Vup,下文称vtuber)已经渐渐成了二次元产业链最重要的一环之一。

而作为虚拟主播概念的创始者,Vtuber界女皇,日本旅游形象大使——绊爱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掉粉危机。

B站关注从100万掉到88万,不少铁粉纷纷脱粉。

一直以来爱酱都以呆萌可爱的虚拟形象折服无数粉丝。而爱酱的危机,也就来自她的人设变化。

事件的起因要追溯到今年5月。

今年5月25日,绊爱的官方频道A.I.Channel推出了【四个绊爱】企划。

尽管四个爱酱的长相相同,但她们四个都分别由四个不同的“中之人”(虚拟形象后的真人)扮演。她们分别是原有的一号爱,二号爱,三号爱,与说中文的四号爱。

企划推出伊始,虽然有些争议,但大多粉丝还是比较认可的。爱酱本人也在赞助帖表示【四人企划】是自己意愿。

在视频发布的同一天,一号爱的中之人春日望发表了一则推特。

(vtuber的中之人身份通常是保密的,不过绊爱与春日望的声纹一致,且生日为同一天,所以粉丝普遍认为春日望就是绊爱的中之人。)

推特先赞叹了拉面的美味,随后称到:只能在“别人给定的范围”内努力。


这回应可和绊爱赞助帖里“【四人企划】是自愿的”的说辞不一样,也为后面的事件开了头。

6月30日,爱酱新歌《sky high》发布,歌词有一句“原型终将睡去”暗示明显。

随后的日子,二号爱与三号爱出场次数逐渐最多,初号爱曝光度大幅度减少。还出现了仅有二号爱与三号爱登场的视频。

(以往的视频都是一号带二号或三号出场)

作为原来的人设核心,一号爱却在慢慢被边缘化。

(爱酱在中国的生日会,一号爱居然没有出现)

7月25日,三号爱参与了参天制药广告制作,并于26日在爱酱频道进行了单人直播。不见一号爱的影子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绊爱的公司正试图架空一号爱,让二号爱与声音和一号爱相似的三号爱上位,

春日望接连表态。


阿望在不断地用委婉的方式安慰粉丝。

8月6日,绊爱频道再次发布了一个引起轩然大波的视频。

视频封面的爱酱不仅露出了R18本里才有的“阿嘿颜”,内容也充斥着大量毫无意义的怪异表情。

(本视频仅有三号爱出场)

对热爱绊爱的粉丝们来说,这个视频无疑是一场侮辱。

大量观众在视频评论区声讨A8(爱酱所属企业),这期视频也成为了罕见的“点踩大于点赞”的油管视频。


(图片来自B站专栏UP主:QBZ大明)

事情到了这里,爱酱的人设可以说已经崩了...

A8公司的一系列操作让大量粉丝心凉,B站乃至全网出现了集体声讨。

(视频)


(专栏区)


(某UP的视频介绍)

虚拟主播终究是真人来扮演维持的二次元形象,爱酱也只是台前木偶,其人设危机与背后的A8公司密不可分。

关键点在爱酱公司的董事,副岛雄一身上。

当然,副岛并不是爱酱制作人,官方8月8日的声明也提到了这一点。

爱酱的公司Activ8最初只有5名成员。

副岛雄一2018年入职成为董事后,将初始5人中的4名骨干辞退,随后自行将公司规模扩充至120余人。

现任的员工有一部分人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都原隶属于株式会社Dazzle。


Dazzle的社长就是副岛雄一。A8公司爱酱,已经完全落到了副岛手里。

【四个绊爱】企划若山史郎就曾和副岛在Cheered共事。

Cheered又是啥?这是个赌场公司...

副岛雄一带着一批他的人空降了A8,踢走几乎所有老员工,还是看上了爱酱作为虚拟主播,其IP身后的巨大利益。(此段资料来自B站专栏up主 鶴見留美 的考证)

 Vtuber 中之人的特性,也决定了她们的力量是极为脆弱的。这在 Activ 8 背后的母公司 GUMI18 年的决算报告书中曾经说的非常明白:

“现在 Vtuber 行业正在兴起,而 Vtuber 的第一位,绊爱所在的Activ8,正是我们的毕业生”

Vtuber 与传统 Youtuber 相比利润率相当高。传统 Youtuber ,由于 ip 属于本人,事务所能拿到的利润好的时候也就20% ,约80%都要归 Youtuber 本人所有。而 Vtuber 的 ip 是属于公司,所以几乎100%的收入都能归公司所有”

“二次变现部分,与现有 Youtuber 的广告、商品相比,Vtuber 还可以动画化、游戏化、游戏内联动,还能卖手办,能预计到相当广阔的展开。”

“海外扩展的话,更换中之人(扮演的人),也没关系”

(此处翻译资料来自机核)

在vtuber圈,爱酱并不是个例。

圈内知名企划“游戏部”前不久就就被曝出压榨中之人的丑闻:中之人受到社内欺凌,每天睡眠时间只有四小时,推特被监视,甚至受到人身威胁。

在B站颇具人气的hololive同样爆出了拖欠中之人礼物这样的恶劣行为,国内字幕组纷纷罢工。

虚拟主播产业作为ACG圈的一匹黑马,在高速发展的同时,尚处萌芽期的行业在资本的侵入下开始杂草丛生。利益至上的资本视爱酱们为摇钱树:复制人设、快速变现,却忽视了Vtuber最初对粉丝们的意义。

虚拟主播作为二次元文化连接三次元的交点,人设是其核心,对虚拟形象必须要有应有的尊重。粉丝们并不介意爱酱的人设分化,也并不介意爱酱的商业化。但爱酱不是提线木偶,不是盈利机器,而是陪伴粉丝度过欢乐时光的二次元朋友。Vtuber的从业公司们也应该重新认真思考,虚拟IP与粉丝们的关系。

“C96的绊爱周边销量下降”

“B站爱酱官方账号取关数暴涨”

“除了一号爱的视频,爱酱油管频道点踩数蹿升”

“《绊爱1ST写真集AI》的股价大跌,部分店铺开始促销”

在大规模的抵制下,爱酱官方也开始表态,虽然粉丝们并不愿买账——毕竟一切都要看行动。

粉丝们只想让人工智障爱酱,傻乎乎的喊着“花Q” 重新回来而已。

---- End ----

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 情报姬 获得更多一手资讯


本文为我原创

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

-- --
  • 投诉或建议
评论